史上最杰出的投资者杰西.利维摩尔之死

时间: 2014-02-26 阅读:776 录入:yhqh2305

   美国纽约,1940年11月28日一个平淡无奇的星期四,下午4时30分,一位留着右偏分金色头发、衣着考究但神情有些恍惚的老年男子走进第五大道745号的雪梨•荷兰酒店(Sherry Netherland),在熟悉的座位上坐了约摸1个小时,并拿出纸笔写了些什么后,他穿过酒吧大厅走进衣帽间。
  “砰!”​
   金发男子掏出他那把1928年买的柯尔特自动手枪,对准自己的右耳抠动扳机,在随后乱作一团的衣帽间里,他当场死亡。​
  杰西•利维摩尔(Jesse Livermore,1877年7月26日~1940年11月28日),上世纪全球最大股灾——1929年华尔街股市崩盘最大赢家。一片叫骂和哀嚎声中,他将1亿美元揽入怀中——当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收入只有40.33亿美元。​

  以2013财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收入2.774万亿美元折算,利维摩尔1929年的获利相当于今天的687.83亿美元,这样的成绩甚至时下最富盛名的金融投机家乔治•索罗斯也难以望其项背——其40年投机生涯个人累计净资产还不到150亿美元。​

  实际上,利维摩尔的获利,也超过了微软董事长比尔•盖茨和“股神”沃伦•巴菲特的净资产总额。在2013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盖茨的净资产为670亿美元,巴菲特只有535亿美元。​
  正是利维摩尔这位彪炳人类投机史的“大人物”,本可安然度过“大萧条”,但巅峰11年过后,他却选择了自杀,更令人回味的是,又10年,他重新被记起。​

 “美国1929年的大熊市,到上世纪50年代才再次进入牛市,他那套交易方法重新在市场上大获全胜。”谈及利维摩尔为何被记起,一位在华尔街有着20年交易经验的操盘手对大道解盘说。​

   而在繁经浩卷中的细节,以及过去数年与多位投资人的谈资中,大道解盘发现了另一个利维摩尔。​

   纵然利维摩尔一生四次起落、每每跌倒后都能从失败中完善自己,并最终斩获1929年财富桂冠,但生于美国“黄色新闻”时期,他的努力自修与再造,并不被世人所承认,更多时候,世人只是羡慕他的巨大成功,却从未认可他付出的辛酸和汗水。​
   人们警告他、诋毁他、中伤他、威胁他,但是利维摩尔却说他喜欢孤独。孤独过后,那是人类诞生以来,亘古未有最牛操盘手的一声叹息。​
  身穿伦敦萨维尔街私人定制的黑色西服,口袋中装着一把由金链子牵引的金色小刀,链子的另一头则是一支金色铅笔;短而整齐的金色头发一尘不染,皮肤白皙一脸严肃,守时、沉默而神秘。​

  上世纪20年代多数时间里,利维摩尔都以这样的形象示人,但是在公众眼中,他却是一个导致市场下跌,十恶不赦的“大空头”、“大混蛋”。​

  1922年,《股票作手回忆录》的作者埃德温•拉斐尔第一次采访利维摩尔,拉斐尔的第一个问题便是,人们认为上周五的股市崩盘是他放空所致,问他有什么看法,他回答说,他从未打压过市场,崩盘是市场本身造成的。​

  即便是1929年大崩盘,又与利维摩尔何干?他不过是判断对了市场方向,早在崩盘前他就发现,世界大宗商品价格在下行,龙头股开始滞涨,公司销售收入下滑、借贷问题频发——接近于诺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约翰•肯尼斯•加尔布雷斯的研究,而按照今天业内的观点,他不过是顺势而为。​

  拉斐尔对当时利维摩尔的印象则是:“他脸上表现出来的是真正的沉着冷静,而不是故作姿态。”​

   但是,作为“华尔街巨熊”、“华尔街独狼”的利维摩尔,其“恶名”早已有之。​
   1901年利维摩尔与新婚妻子从欧洲回来,因携带了价值12000美元的珠宝而卷入“关税风波”,《纽约世界报》调查说,该投机客早就在股市里赚取了300万美元。​
  《纽约世界报》,美国新闻界最高荣誉普利策奖缔造者约瑟夫•普利策的报纸,当时也不得不以“黄色新闻”与其他报纸竞争。口口声声标榜着“人民”,生产的却是骇人听闻、华而不实、刺激人心的新闻,人生重大问题成为廉价闹剧,这便是“黄色新闻”的特色,并影响至今。​
  身处如此新闻时代,利维摩尔无法幸免。​
  在当时的报纸上,利维摩尔不是一个屡败屡战的聪明投资者,而是如雅各布•利特尔、杰伊•古尔德那样臭名昭著的“做空者”,而他屡次赚到“大钱”,自然是新闻炒作的好题材。​
   利维摩尔的确不是一个“做空者”。上世纪20年代美国牛市时期,是他事业和家庭最为得意的时期,在此前3次破产教训的基础上,他完善了交易体系,他的财富不断增长,并且再次结婚,还有了2个儿子。​
  “就我个人来讲,我更喜欢做多。做多富有建设性,与他人共享繁华,不失为一件有意义的事。大众对做空充满敌意。”利维摩尔说。​

  利维摩尔也不是一个蠢货。早在1908年,他因听信“棉花大王”做多棉花破产,此后,他就再也不相信所谓内幕消息,他靠的就是他自己。1917年他建了一个50万美元的信托基金——即使再破产他也不会再穷了。​

  他更不是一个无耻之徒。每次东山再起后,他皆悉数还清欠债,哪怕债主已然忘记。​

   尽管如此,当时的报纸上,依然还是那个“空头”利维摩尔,仅是《纽约时报》,1917年~1940年之间,便至少有15篇对他“不怀好意”的报道,“巨熊”、“独狼”成为他的代名词。​

   专注于股市之外,利维摩尔应付媒体的能力如此之弱,以至于1922年6月29日,当《纽约时报》记者询问他一条谣传时,他只回应说,他不证实也不否认,记者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我不想破坏一个好笑话。”​
  当1929年股灾发生,远在伦敦的大众报刊,也在乐此不疲地夸大纽约股市的各种惨状,甚至《经济学人》驻美记者也要发文抗议,已经被夸张渲染了28年的利维摩尔,其舆论处境可想而知。​
  在利维摩尔最为成功的一年,他丝毫感受不到他的成功。​
  1929年10月29日早上7点20分,如往常一样,利维摩尔坐上他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轿车,离开位于长岛纳苏郡北岸的豪宅,一路绿灯抵达纽约第五大道730号的赫克歇尔(Heckscher)大厦,再坐上私人电梯直达顶层18楼,穿过会客厅和会议室,最后走入最里面的办公室。​

   这是利维摩尔平静的一天。早在此前数月,他已动用了超过100名经纪人,悄悄放空了手中所有的股票,当天他累计获利已超过1亿美元。​

  而在窗外,纽约股市已彻底崩溃。继28日下跌13%,道琼斯工业指数这天再跌22%,《繁华》杂志封面说:“华尔街摔了一个大跟头。”而至1932年7月9日,道琼斯工业指数收于41.22点,较1929年跌幅达89%。​
   但当晚利维摩尔回到家,见到的场景却让他大吃一惊。他的第二任妻子、漂亮演员的多萝西与两个儿子——小杰西•利维摩尔和保罗•利维摩尔不见踪影,房间则如洗劫了一般。​

  在司机的公寓里,利维摩尔找到了多萝西和两个孩子。白天有关丈夫的各种广播吓坏了多萝西,她甚至没有给丈夫一个拥抱。​
  进入1930年代,媒体之外,家庭成为利维摩尔的梦魇。​
   妻子和丈母娘不断要钱,却只是在装修各式的房子。孩子们被送去学校后,利维摩尔开始频繁出入纽约夜场,而他对漂亮女人又没有抵抗力,他有了情妇,饮酒过度的多萝西,也找了一个英俊的电影明星情人。​
   1931年,利维摩尔第二次婚姻结束,他的两个儿子,则由醉鬼母亲监护。他任由前妻以几乎1折的价钱卖掉了他们曾经居住的豪宅,并给了她一个价值100万美元的金融产品组合。​
   1935年11月,酒醉后的多萝西拿着一杆猎枪打伤了利维摩尔最喜爱的大儿子,他不得不通过诉讼,坚决要回了孩子们的监护权,而他于1933年迎娶的第三任妻子则是个寡妇,她的前四任丈夫均自杀身亡。​

   离婚后的5年里,利维摩尔诸事不利。因错判行情投资失利,1934年3月5日他申请破产。而此前的1933年,新《证券交易法》又对他的交易体系提出了新挑战,但他已无法专注于投资。​

   在利维摩尔生命的最后几年,可能唯一让他真正开心的是1936年,他在长岛海峡钓到了一条重达486磅的旗鱼。而出现在朋友面前的他,更多的时间里,是他那呆滞而恍惚的表情。​

   媒体对利维摩尔“空头”形象多年来的持续渲染,也让他难以被美国主流社会所承认。​

   早在1907年,利维摩尔便已与美国金融巨擘J•P•摩根有过“交集”,当年10月14日,华尔街发生银行兑付危机。​
   利维摩尔感觉这一天他当上了“国王”,因为即便是他所敬重的摩根,也不得不托人告知他不要做空。彼时,他感觉他正和摩根并肩作战、共救国难,而非一个被唾骂、被误解的空头。​
  但是,在摩根的传记里,所谓的“告知”,更像是摩根的一个警告。​

  话说当天乱作一团的纽约证券交易所官员求助摩根,摩根在5分钟内筹集了2700万美元同时,“摩根还放出话说,任何试图在此时做空股票赚钱的人,会受到‘适当的关注’。”美国金融史家约翰•S•戈登在其作品中说。​
   以摩根的性格和经验,他绝不会是一个向空头求情的人。当时摩根更关注的是银行的挤兑风潮,以及金融体系的稳定,而非危机之前的股市做空行为,在摩根传记中,更是丝毫未提及做空者。​
   1907年的摩根,扮演的是美国“中央银行”和“救世主”的角色。尽管当时患有重感冒,但摩根每天仍然工作19个小时,而与其会谈的人,也多是以银行家为代表的主流金融家。​

   那年利维摩尔只有30岁,而摩根已年过七旬,并早已奠定了美国金融业“摩西”的地位。利维摩尔描述摩根说:“他是一位勇士,银行家们都无法与他相比。”​

   1929年股灾发生之前,除了利维摩尔,卖出股票的,还有大通国民银行总裁阿尔伯特•威金,以及华尔街一家零股交易经济公司的合伙人罗兰•斯特莱斯等等,但是利维摩尔却最终成为股灾的“替罪羊”——仅仅是因为他判断对了市场方向,并敢于大胆下注,光明正大地成为了当年最大的获利者。​

  而当1933年10月31日,威金这样一个涉嫌“老鼠仓”的人,在美国参议院银行与货币委员会面前承认,其在股市暴跌前1个月,开始卖空大通国民银行股票,并引发公众关注时,利维摩尔这位1929年的超级赢家,至今难觅其在金融正史中的地位。​

   1939年底,在小杰西的劝说下,利维摩尔将其48年的交易经验写成书——《如何交易股票》(《How to trade in stocks》),但这本书销量不佳。“没有人喜欢看一个失败者写的书。”5年前,一位江浙私募人士和大道解盘讨论时说。​

  1940年11月28日,受够了这世间一切,被指责为是导致1929年股灾主要原因之一、曾被J•P•摩根警告过不要做空的、曾被约瑟夫•普利策的《纽约世界报》调查过的、马萨诸塞州一个贫穷农夫之子、一生四起四落华尔街最顽强的投机者、失去熊爪的“华尔街巨熊”杰西•利维摩尔开枪自杀,永远作别了这个世界。​

   利维摩尔自杀2年后,从1937年再次迈入熊途的道琼斯工业指数在1942年4月28日创下92.69点的新低点,调整幅度高达53%,至此,“大萧条”第二熊市见底,随着盟军在欧洲的节节胜利,美国股市再次迈向牛途。​

  上世纪50年代,《股票作手回忆录》再次被发掘,一些基金经理人开始赚钱,利维摩尔曾经卖不出去的书——《如何交易股票》重出江湖。​

  美国《投资者商报》创始人威廉•欧奈尔回忆说,1960年由于第一版《股票作手回忆录》销售紧俏,他不得不花50美元来购买。后来他还送了一本给杰瑞•蔡——富达基金的一名高级经理人。​

  杰瑞•蔡,华尔街最有江湖地位的华人操盘手,也正是在蔡的带领下,富达基金逐渐走向成功。​

  上世纪70年代,蔡退休之际,提拔了一个美国大兵出身的年轻人担任富达旗下麦哲伦基金的主管,在随后的13年,这个年轻人将麦哲伦基金从2000万美元拓展至140亿美元的规模,年平均复利报酬率高达29.2%,而这个年轻人,就是彼得•林奇。​

更多期货故事请关注:http://www.yhqh.net/html/77/


期货开户热线: 010-68569795 13381187508(王丹)
期货开户流程: http://www.yhqh.net/kaihu/shouji_cw.html
为您提供专业的期货开户期权开户期货手机开户股指期货开户期货预约开户服务。
您或许还喜欢以下文章:
期货期权大全:
股指期货 国债期货 沪深300 螺纹钢期货 天然橡胶期货 白银期货 热卷期货 沥青期货 铜期货 黄金期货 锡期货 铝期货 锌期货 铅期货 镍期货 原油期货 燃料油期货 铁矿石期货 鸡蛋期货 豆粕期货 豆油期货 大豆期货 玉米期货 PVC期货 聚乙烯期货 棕榈油期货 焦炭期货 焦煤期货 PP期货 PTA期货 甲醇期货 玻璃期货 菜粕期货 白糖期货 锰硅期货 硅铁期货 淀粉期货 菜籽油期货 棉花期货 动力煤期货 小麦期货 早籼稻期货 棉纱期货 股票期权 白糖期权 豆粕期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