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交易系统11

时间: 2017-12-21 阅读:102 录入:zhaobo2017 作者:
    第三讲:构建交易系统(8)
------------------------
后面的几篇文章是建立在大家《开始聊聊交易之十一》到那个系列更新到的最新内容的基础上讲的,那个里面所讲到的东西,这里有些可能不会重复,所以建议大家有空还是去看一看。

如果要了解风控系统,我们首先要了解什么是风控,很多人可能会觉得,风控不是很简单吗?我将账户的风险完全控制住就可以了。我碰到过很多这样的朋友。然后我继续问他一个问题:“那么你怎么控制住自己的风险呢?”他会用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告诉我:我每一单都会设置好止损。

那么第一个问题来了?风控就等于设置止损吗?这个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止损只能够保证你某一单没有风险,无法形成一个系统保障你的账户没有风险。这个是不能够划等号的。

举个例子:如果你做一笔交易,而这笔交易是这个账户现存的唯一一笔交易,那么这笔交易止损了,这个账户就不会产生风险了吗?其实只是这个时候没有风险了,你还会不会做下一笔单子?那么问题来了,你的下一笔单子和这一笔单子有没有关联?如果没有关联,那么又有什么逻辑存在?如果有关联,那么应该怎么处理?

再举一个例子:如果你做不同的品种的几笔交易,你如果要设置止损,你哪一个给的额度要大?哪一个给的额度要小?这些额度给出的依据是什么?某一笔单子的止损会不会对你这几笔单子产生额外的风险?或者让整个盈利链条断掉?交易是否逻辑就被破坏了?

举这几个例子,只是想告诉大家,如果在一个交易系统里面,要选择出掉一个单子,无论是逻辑上的,还是风控上的,都是严谨的,要考虑方方面面,不只是就随随便便设置一个止损这么简单。

这个里面,将风控系统最简化的交易模式是做每一单之间毫无联系的短线单模式,这个里面,止损会约等于风控,但即便如此,也不是这么简单。

首先,就说单纯的止损吧,单纯的止损,首先我们至少应该设计到一个不太容易被打到的点位。因为既然一个交易是有逻辑的,我们当然希望即便亏损,也是遵照逻辑出场的次数是越多越好的。你想想,如果10笔亏损的单子,如果你有个6笔都是因为设置的风控止损出场的,4单是因为逻辑出场的,那么,只能说明你的风控止损设置得过窄,从而弱化了逻辑的体现。如果你甚至觉得这个无所谓,那么只能说明逻辑本身可能就是很有弹性的,没有办法让你有一个满意的出场点位,而不得不用一种止损的手段去控制亏损的心理预期。那么这个事儿好不好呢?当然不好,因为毕竟逻辑上会有一些相冲突的地方。但是这个事儿是不是不可行呢?不是,因为至少能够控制你的预期从而改进执行力。

作为我而言,我是不喜欢把逻辑条件等同于风控条件的,这样做除了我说的逻辑弊端之外,还会有一个问题。你的资金曲线会直接被设置的止损线所左右。我最近在做程序化,我会有一些这样的心得体会:将我自己的逻辑编译成程序的时候,我也会去优化一下闪崩点,但是这个优化所产生的参数偏差不会对交易结果带来本质的区别,而是让一个终极的回撤变得更加合理一些以应对突发行情;而公司量化研究小组在研究短线程序化策略的时候,有部分人喜欢把游动止盈或者固定点位止损当做唯一的出场条件,那么,这个参数就会对长期的交易结果产生非常直接的影响,甚至参数微小的变动,就会造成曲线完全不一样。在我看来,这就是不合逻辑的行为,而更像是一种赌博,因为市场是不确定的,我们无法保证市场在什么时候,一定会适应这样的一个止损参数。所以,只能说这样做能够兜得住风险,但是结果的产生会有很高的随机成分在里面。

所以,若要确保逻辑不太收到影响,而止损又能够发生效用,我们首先要衡量两点:第一点,什么样的单笔风险是我们承受不起的;第二点,这样的单笔风险在这个市场中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在做独立的单策略的时候,我想很多人考虑到了第一点,因为第一点就是自己的感受,我们要做到这一点很容易,但是往往忽略了第二点。

鉴于此,在《开始聊聊交易之十二》里面,我讲到了最小容忍度的度量。在那里我提到了一个概念,就是考察对应的K线的时间周期级别的大概率波动范围。并且举了螺纹钢十五分钟的例子。

什么意思呢?如果我们要以15分钟的K线级别做螺纹钢,我们至少要知道螺纹钢在这个时间周期级别里面正常的波动是多少,不正常的波动是多少吧。我们这样做有两个目的:第一、就是设置一个止损的最大范围;第二、就是若认定是异常波动,且是逆向波动的范围,我们可以决定这种情况是否可以提前出场。

为什么呢?假设目前的行情已经徘徊在了止损点附近,且大概率下一根就要止损了,但是你的止损设定了一些特殊的点位和时间范畴,如果这个时候有较大的波动发生,且这个波动对你是不利的,会导致你的回撤非常大,甚至偏离你的止损原则,这个时候你最少要设置的止损点或者初始回撤的点位是多少才能够保证异常的波动被涵盖而自己又小概率的蒙受更大的损失。或者你在逻辑里面还没有涉及到止损的概念,但是由于迅速的回撤使得持仓风险迅速升高,而这个风险是你当前的操作无法容忍的,也会考虑提前平掉。当然,这并不是每一个交易员都必须这么做,可以做,也可以不做,看个人对风险的敏感程度。

写到这里,大家可以看到,我这里说的风险,其实并没有用到破了什么什么我出场,对,这个不是控制风险,你只是按照逻辑出场了而已。我这里说的风险控制,是基于波动的,而且这个波动往往造成的市场反应和你的持仓是逆向的时候,这个时候才涉及到风险。如果不理解,去回忆回忆上面一讲里面,风险是怎么产生的?风险产生的源头和表现形式,决定的风控的模式,所以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想通。

至于这一点的例子,我不重新举了,就照搬《开始聊聊交易之十二》里面的了,我会把整个字体标成斜体:


“如图所示,是螺纹钢15分钟级别整个12月份的波动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其中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极值,一个在200多,一个接近100,这不是我们要考察的范围,如果我们交易的时间周期是有限的,比如这是15分钟级别的,平均打止损的一个时间周期若只有20根(回顾一下,按照我对交易的理解,在只考虑正常的范围内,交易止损和止盈所经历的时间周期是不一样的,因为对于趋势交易者而言,持仓的时间周期越长,代表趋势的顺向走的时间周期越长,相对的盈利空间会随着时间扩大,反推过来,当行情止损的时候,所经历的空间非常有限,那么所对应的的时间周期大概率来讲很小,而在走顺向的时候,因为有对应的时间和空间的关系,经历的时间往往比大止损所经历的时间要长很多),这两个值根本就不用考虑。因为这两个值如果碰到,这在应急处理的范畴,而最小容忍度的问题不在应急的范围内,而是作为止损适用性的讨论,是一般问题。
就上面的一张图,螺纹钢,如果按照15分钟周期取K现,12月份一共有近500根K线,上图反应的就是500根K线的一个波动状况。如果,我们平时做交易,会对自己的交易有一个大概的统计:这样一个时间周期级别在统计时间段内一般有几次交易?每一次亏损的交易持续时间有多长?一般的规律在于,一个时间段内交易的次数越多,亏损的交易持续的时间越长,那么对数据的广泛性就越敏感。比如这500个数据之中,如果承载了50次交易,那么基本上每一根K线可能都用上了,这个时候,我们可能对于数据要做到非常有普适性;而如果支撑在了10次交易,基本上盈利和亏损的时间规律结合行情也就容易摸出来了。这个时候,我们取一个百分比数据也许就能够说明问题。所以核心的问题就在于:这些数据之中,百分之多少之前的波动数据是我们一定规避不了的?对于我而言,一般设置在5%,那么对于这样的行情,也就是25个数据,如果交易再密集一点,可能会直接取一个中位数,这样基本也就能够涵盖整个情况了。比如,在这里,我认为波动最剧烈的前5%数据规避不了,另外95%的数据都会在规避范围之内,这个数据如果我们就用excel进行编辑,用PERCENTILE函数就可以。
比如这一组波动数据,我用95%的百分比范围算出来的值为51,那么,至少我就必须考虑,如果面对这样的波动情况,按照我的交易风格和交易频率,以15分钟的K线为载体,那么我在初始阶段所设置的最小止损就不会小于51个点,通常情况下,取个整,就是50个点。”

很多人可能会问,这个例子里面,取95%是否会非常极端,我交易20笔才会遇到一次。记住,这个并不极端,因为,这个95%不代表你交易20次才会遇到一次,而是每20根K线就会遇到一根。这意味着,如果你整个交易的平均持仓周期高于20根K线,那么平均下来你每一次交易都会遇到一次这种情况。

这个衡量或者说根据这个设置一个止损范围,事实上是决定了做风控止损出场的判定成本,因为你不会小于这个成本出场。至于认为逆向波动过大在逻辑还符合的情况之下出场的状况,这个时候我们甚至要统计几根K线里面的最大波动,因为通常我们认定的异常因素不会仅仅因为1根K线而产生,所以,往往需要更大的时间上的研判空间。

到这里,我们还要对比一点,如果这个计算和你的容忍相冲突了怎么办?比如说这里计算出来如果是50个点,但是你只想容忍30个点。对于这种情况,对不起,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方法。要么你需要衡量一下当前仓位是否合适,要么你可能就需要根据持仓周期看看是否能够忍受更多的潜在的因为这种情况造成的损失。

那么,到了这一步,一个单品种的风控就做好了吗?事实上是不够的,因为我们这个时候只是明确了在固有逻辑之下止损的一些状况,即在逻辑明确的情况之下,这种止损所触发的概率,同时,如果逻辑不明确对于止损更加倚重的话,事实上面对的情况要更加严峻,因为使用次数多了,那么更多的我们可能用不到50个点,因为情况不极端的时候,很多情况也会出场,从而还要面对前面所述的那种不稳定性。

而这种情况,只是告诉了你止损的合理性,并没有说这样做一定能够控制风险。控制风险,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概率问题,而这个概率是否科学,取决于策略。

前面我说过一句话,事实上,对于很多临时起意的机动操作,我们很难去建立一个真正能够控制风险的风控系统,因为这些临时起意本身就意味着不便控制的风险。

所以,风控系统,是在策略系统相对稳定,且执行正常的情况下才能够充分发挥效用的,否则,很难。因为在一个恒定的交易系统之中,第一,发挥比较稳定,这种行为模式下产生的风险是很有规律的,也不会出现很多超出策略之外的非理性的交易行为;第二,虽然系统有时候会失效,但是大体上来讲其表达的市场规律相对固定,那么其衡量风险就会有很好的参考意义,无论是历史行情上的还是特征分析上的。

因为即便是一段很枯燥很不适应的行情,也有走出来的时候,若我们独立着来看,是无法衡量这种不适应造成的整体风险的,因为在不适应的过程当中我们可能打不止一单,那么,我们就需要一种特定的参照,这个参照就是一个交易逻辑或者系统,相对于不适应的行情,从刚刚进入这样的行情,到走出来的过程,这个过程当中,经历了一个怎样的风险。

对于这样的风险,往往我们只能选取比较极端的历史行情进行对照,往往一些极端不适应的行情能够具备一定的代表性,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风险能够控制住,那么我们会倾向于相信这样的系统风险能够控制住。同样,这样的测量会具备很多的现实意义,就是一个交易者可以对一个相对很坏的情况做一个全面的了解,知道这种坏的情况到来的时候,操作会面临的一些困境。另外,更加重要的一点,这种比较坏的困境,完全可以当做是我们衡量系统失效的准绳,这也就是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的一点,风控系统的测度作用。如果说行情的走势在现在的情况下,有超越某段极端行情的时候,那么,新的情况相当于已经发生了,我们所要做的思考就是这个交易系统还有没有效。

所以,很多时候衡量交易系统有没有效是这么来的,之所以很多交易员发问,我在想着这些人交易入门了没有,因为他们对交易系统是否有效的判断仅仅是一些非常主观的判断,没有任何意义。

一个最终成熟的交易系统,事实上已经没有了绝对的有效和失效一说,因为运作时间足够长,我们可以把每一段实际操作中度过的不利行情单独拿出来分析对比,比如这个账户运用的交易系统中,4月份开始为期两个月的窄幅震荡的行情,比如10月份到十一月初的这种宽幅无需震荡,都可以当做是以后不利行情的参考,而那段时间每次写的交易总结有些人说看不懂,因为我讲的,就是我总结的,我会用这个区衡量一个交易系统相对有效或者无效,从而选择已经产生且能够成熟运作的激进或保守的模式。而我对这些会充满信心,为什么,我太知道这个系统的运作风险在哪里了,而且已经有了成熟的控制措施。

这也就是为什么上一篇说风控系统要基于这么多基础,这些真的不是危言耸听。

所以,即便一个短线的每一单独立的交易系统,就要考虑如上的这些东西:
第一、有明确的交易逻辑以供保证交易系统的执行力;
第二、单独的止损规则或者突发行情执行方案;
第三、对不利行情和有利行情的深刻认识和整体风控;
第四、风控被触及(或者风控系统崩溃)的意义以及应对方案。

这几个环节里面,哪个环节都离不开对交易系统的深刻认识和充分执行,哪个环节都有着明确的交易目的,都有对应的时间和空间量级,赢利点,少一个环节,风控系统都发挥不了效用,可能对交易者而言,也就成了一个单纯的止损而已,这样你一单做完了就就此收手不再做了吗?显然不会。所以,这个衡量不了,也无法有效抵御操作的风险,抵御一单的风险对于整体而言意义是不大的。

这个只是一个最简单的短线独立操作,本身就带有逻辑关联的操作就更比不说了,因为交易系统的复杂性,不在于研判的东西有多少,看多少个指标,而在于这种关联性,带来的逻辑的研判难度和操作难度的递增。这种难度体现在每一单的操作都会影响后续操作,以及风控系统是否还有效。

期货开户热线: 010-68569710 (王威)
期货开户流程: http://www.yhqh.net/kaihu/shouji.html
为您提供专业的期货开户期权开户期货手机开户股指期货开户期货预约开户服务。
您或许还喜欢以下文章:
期货期权大全:
股指期货 国债期货 沪深300 螺纹钢期货 天然橡胶期货 白银期货 热卷期货 沥青期货 铜期货 黄金期货 锡期货 铝期货 锌期货 铅期货 镍期货 原油期货 燃料油期货 铁矿石期货 鸡蛋期货 豆粕期货 豆油期货 大豆期货 玉米期货 PVC期货 聚乙烯期货 棕榈油期货 焦炭期货 焦煤期货 PP期货 PTA期货 甲醇期货 玻璃期货 菜粕期货 白糖期货 锰硅期货 硅铁期货 淀粉期货 菜籽油期货 棉花期货 动力煤期货 小麦期货 早籼稻期货 棉纱期货 股票期权 白糖期权 豆粕期权